食药所来了个年轻人 “爱落实”的热心大哥

2016-11-11 14:28 来源:济南日报  我有话说
2016-11-11 14:28:31来源:济南日报作者:责任编辑:yfs001

与同事到药店检查。

向生产业户了解情况。

“济南食品药品安全”官方微信订阅号

更多食安信息,关注“济南食品药品安全”官方微信订阅号

编者按

基层食药监管人员是监管的“腿”,走街串巷,入村到户,强基层,守底线,严把食药安全关,服务于群众饮食用药的“最后一公里”。为凝聚食药监管正能量,发挥先进典型示范引领作用,结合我市创建国家食品安全城市和食药安全监管工作,即日起,本报联合济南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推出“食药安全守望者”专栏,对优秀基层食药监管人员进行宣传报道,深入发掘他们在爱岗敬业、服务群众、创新监管、廉洁奉公、依法行政、治理整顿等方面的突出表现,向人民展示汇报,激励先进,凝聚起食药监管社会共治的力量。

济南西南70公里是平阴县,平阴县城再往西南35公里是洪范池镇,出了这个镇就出了济南地界。

2014年4月,平阴食药监局成立8个食药所,洪范池是设所的乡镇之一。那个月,33岁的于恒军来到这个全县最偏远的地方,担任起了所长。

一个偏远的小镇,一个新成立的食药所,一名80后的年轻人,三者交织在一起时,小镇与食药有关的人与事,也慢慢发生了改变。跑出“监管地图”

于恒军是主动要到洪范池食药所的。

当时,食药所是竞争上岗,但很多人都知道,洪范池是个艰苦的地方,不愿去。于恒军则觉得自己“年纪小,资历浅,就应该去艰苦的地方(练(练”,主动报了名。

虽然对艰苦有了心理准备,但他和另一名副所长上任时,现实情况还是呈现出巨大的反差。

偏远只是一方面,洪范池镇发展不是很好,办公条件也实在有限,只能给新建的食药所腾出一间十余平米的房间。到这个房间,要先走过一片杂草丛到外门,门周围的墙体破旧而斑驳,到处鼓起、脱落的墙皮和一层又一层的苔藓,使得它更像是一处废弃的地方。

房间内同样低矮潮湿,最开始只有两张桌子两把椅子,用于恒军的话说,“进来第三个人就得有一个人要站着。”无论吃饭还是中午休息一会,都十分困难。

“条件的确艰苦。”平阴食药监局局长黄新来说,同时上任的副所长是名女同志,到了以后,“每每见到局里来的同事,泪自然而然就流下来了,见一次哭一次。”没多久,她就考走了。

“我们这个地方,进门5分钟身上就能咬出4个包来。”今年7月,大学刚毕业的王月娇考进平阴食药局,随后来到洪范池食药所,这时所里的环境已有很大改观,但艰苦程度还是让她感到意外。

和硬件艰苦一起摆在于恒军面前的,还有人生地不熟,更别说对于要监管业户,“就是一片空白”。

“既然选择到基层(炼,不能等也不能靠,要静下心好好干。”于恒军告诉自己,“作为年轻人,应该多动手,多跑腿。”

接下来,他用了一个月,跑遍了洪范池镇的每个村每条街,摸清了全镇食品药品业户的基本情况,手绘出一幅“监管地图”。每一户的大致情况,基本做到心里有数。

洪范池有34个行政村、2.5万人、200多家业户,看似数量不多,但全镇的地形山丘占70%,沟谷坡地占30%,村庄多在山里,道路狭窄崎岖,跑遍的困难可想而知。

“于儿来啦!”

“于儿来啦!”于恒军和同事来到洪范池光明药店,老板孙丽丽远远看见了,招呼了这么一声。

接着,她又向里屋喊了同样的一声:“快出来,于儿来啦!”这一声,是叫男老板出来招呼。

男老板出来,向于恒军点点头笑了笑,“兄弟来了。”当听说是记者来采访了解于恒军的情况时,他又连笑了几声,说“这个兄弟人很好!”

这种监管人员和业户友好的场景,在食药所刚成立时,并不多见。那时,业户们并太不认可食药监管的工作。

镇上有家酒店,厨房设施配备算数得着的,但也不符合规定需要整改。最开始,于恒军找到老板,跟他讲政策讲要求,老板并不接受,尤其听说建议把最大的单间改成厨房时,就更不愿意了,觉得这么做完全影响收益。

没有好办法,于恒军就反复来,反复讲,但老板一直不为所动,说急了,还反问一句:“你怎么这么多事呢!我一直都是这么干的,你看看这个厨房,比我家里的都干净,还说它不行。”

[责任编辑:yfs001]
查看更多评论

动动手指扫一扫
赢奖品

WAP版|触屏版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