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男”助产士 给人满满安全感

2018-03-12 08:06 来源:山西晚报 
2018-03-12 08:06:03来源:山西晚报作者:责任编辑:李然

  3月4日,零点20分,山西省儿童医院(山西省妇幼保健院)4层急诊室。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宁静,几个家属搀扶着一个步履蹒跚的孕妇走来,“快快快!要生了!”张卫兵引导产妇躺在床上,“你现在什么感觉?宫缩多久一次?”他一边问询,一边准备进行常规检查。听到张卫兵说话,疼痛难忍的产妇才发现,身边的助产士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怎么是个男的?”产妇低声嘟囔了一句。“没事,你先放松,如果实在不行我可以帮你换人。”张卫兵声音沉稳地回答。产妇没有再提这事,开始配合他的工作。随着宫缩频率的增高,产妇很快开到了3指,该进待产室了。

  张卫兵推动产床,穿过急诊室的门,通过一段长长的走廊,来到待产室。安顿好产妇,张卫兵暗暗舒了一口气,这是他今天夜班开始以来,接手的第三个产妇。

  大学专业里只有两个男生

  一年多以前,当时25岁的张卫兵首次踏入山西省妇幼保健院,他对新环境充满了好奇,别人对他更充满了好奇。因为,在张卫兵到来之前,省妇幼还从未有过男助产士,张卫兵成了这里的“独苗儿”。

  张卫兵毕业于临汾职业技术学院助产专业,回忆当初选择这个专业,他说,“按我当时高考的分数,可以报考护理专业和助产专业,觉得助产比较冷门,我没多想就选了。”那一届招收的学生中,加上张卫兵仅有2个男生。毕业后另一名男生去了别的科室,只有张卫兵做了本行。

  朋友们知道他选了这个专业也曾表示质疑,“你一个大男人,学个什么不好,偏要学接生?”张卫兵的心里也直打鼓,自己走的这一步到底正确不正确。

  转折发生在张卫兵参加实习的第一天,科室派他进产房学习,这也是他第一次真正近距离地见证分娩过程。三名助产士围着产妇,一位帮助分娩,一位让产妇调整气息,另一位教她合理用力。产妇的呻吟回荡在产房,每个人都精神紧绷。

  时间漫长而又短暂,随着产妇一声痛苦的叫声,只见隆起的腹部突然一瘪,胎儿伴随着涌出的羊水落在了助产士的手掌中。“哇—哇—”小婴儿的哭声传出,这一刻,孩子有了生命,产妇成了母亲。

  张卫兵感到在场所有人的神经都慢慢放松了下来,他也深深感动于生命诞生的这神奇一刻。“他那么小,那么脆弱,让人觉得他生来就应该被好好呵护。而我用专业知识就可以做到这些,我第一次觉得我做的这个事儿挺好的。”

  男性助产士体力强有优势

  助产士的工作介于医生和护士之间,经常是两种工作“一肩挑”。他们不光接生、侧切,还能及时发现产程中的潜在危险,正确评估新生儿状况,关键时刻给产妇加油鼓劲,看到产程停滞能帮助产妇调节呼吸顺利分娩。更进一步讲,他们要调动一切因素助产:要做基础护理、喂产妇喝水吃东西以补充能量,在这期间还得监测胎心、盯着肚皮与产道,时刻迎接宝宝降临。孩子出来以后,断脐带、称体重、擦净胎脂、阿氏评分,麻利处理任何意外状况,确保母子平安。

  为了确保母子平安,助产士在面对不同情况的产妇时常常面临考验。“如果来的是合并其他疾病的产妇,比如妊娠期高血压、糖尿病、重度子痫前期、合并血栓、前置胎盘等,我们工作时的心理压力就会很大,必须时时刻刻盯着,把握住每一个细节和动向,就怕出现什么问题。”张卫兵说。

  有一次张卫兵接收了一名怀有双胞胎的产妇,她患有高血压,体重也在200多斤。“这么多危险因素,对我们是个很大的挑战。”张卫兵说。那次他守在产妇身边几乎寸步不离,直到4小时以后顺利诞下宝宝,张卫兵才松了一口气。

  工作一整天顾不上喝一口水、夜班一夜不能合眼、没空上厕所、被产妇踢踹、被羊水“洗脸”几乎是每个助产士工作的常态,这时候男性的体力强就比女助产士显出优势。虽然工作充满了苦与累,助产士有一种甜蜜是无人能比的,他们每天都在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尽管新生儿身上沾满了血污,但是在张卫兵眼中,“新生儿真的好美,是一种简单纯洁的美。”说这些话时,张卫兵正坐在10平方米左右的男更衣室中,他和医院的其他3位男护士共用这个房间。

  里面陈设很简单,只有两张双层床、一排衣柜、一张桌子。桌子上散乱地放着几瓶已经被喝光的红牛和脉动,旁边还有一桶没被开封的方便面。“我们常常误了食堂的饭,所以有时候就在这凑合一口。”张卫兵说。至于床铺,也不是为夜班时睡觉准备的,很多次,一夜没合眼的张卫兵下班后,在这里倒头就睡,“一直从上午8点多睡到下午三四点,太累了,累得没劲回到宿舍再睡。”

  他就想成为合格的助产士

  刚参加工作时,每次见产妇之前,张卫兵心中都多少有点忐忑,“害怕人家不要我”。时间久了,心态也平和多了,“产妇在生孩子时,有一个男助产士在旁边,会给她们带来安全感。”在他看来,产妇在分娩时除了宫缩带来的疼痛,还有恐惧和孤独,这与医院产房装修是否豪华一点关系也没有。从业一年多来,张卫兵参与接生了近200位新生儿,一共只被拒绝过五六回。“绝大多数产妇都不会多说什么,只要对孩子好,就无所谓。”小张说。

  在产科,助产工作体力消耗大,男性体力比较好,能胜任更多的工作。“有时候我忙得都快虚脱了,更别提女同事了”。最忙的一次,张卫兵和其余四位助产士一晚上接生了11个孩子,“产房同时躺四个产妇,前脚接后脚地生”。直到第二天上午10点半,张卫兵和同事才下了班,“走路的劲都没了,脑子里还一直转着有没有遗漏的工作”。

  这位已经小有经验的助产士,在聊天时常常露出腼腆的神情,他家在忻州保德,说着一口带忻州口音的普通话,笑的时候会露出前排牙齿,同事形容这个小伙子身上有一种像阳光一样纯粹而温暖的东西。

  小张说,自己经常就被贴上“唯一男助产士”这个标签,他并不很在乎是不是唯一,但却真心想淡化这个称号的传播,还较了好久的劲儿。现在,小张想明白了,“叫我什么也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就是想低头,尽快成为一个合格的助产士。”

  张卫兵身边的同事,大多经验丰富,“有的5年,有的10年,有的已经工作15年了。一个5年以上的助产士才能做到真正上手,”张卫兵说:“我还在学习阶段,需要不断积累经验。”

  在工作中,张卫兵和其他助产士一样担任着“无名英雄”的角色,产妇临产在即疼痛难忍,几乎没有工夫注意他的面容。从产妇独自进入待产室,到进入产房顺利生产,都由张卫兵和同事们陪伴左右。当产妇和孩子回到病房,家属们沉浸在添丁进口的喜悦中,很少有人能注意到这个悄悄离开的小伙子。

  张卫兵此时总是会回到待产室,等待下一位产妇的到来。他是这样,其他的助产士也是这样。

  小张的师傅史建芬是个经验丰富的助产士,在她眼里,这个小伙子“很稳,不急不躁的,有他在,还挺容易让周围人感到踏实.。”

  以后老婆生孩子,一定要亲自接生

  医院产科工作没有钟点,时间繁忙紧张,小伙子很少回家,“一年也就一两次,今年过年都是在医院过的”。直到正月十三,2月28日,刚下了夜班的张卫兵直接坐车回家看望父母,他可以在家住一晚上,第二天下午正月十四再坐车回太原。

  嘘寒问暖过后,父母照例问起了儿子的终身大事,“没有合适的,也没时间找呀”。张卫兵的回答还是没有变。之前有人给张卫兵介绍了一个女孩,女孩长得漂亮,性格也好,张卫兵很喜欢。“都怪我太忙了,人家联系我的时候,要不就是上班,要不就是补觉,常常电话不接,微信不回,没多久女孩就不理我了”。

  已经26岁的张卫兵有时候也在幻想未来,“等我老婆生孩子的时候,我一定亲自接生,等孩子长大了我要告诉他,当年是你爸爸亲手把你接出来的。”

  根据国家卫计委发布的最新数据,2017年全国年度分娩量为1760万,其中二孩占比达52%,助产士行业的人才需求将会变得更加迫切。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男助产士已经慢慢进入人们的视野。

  太原市卫生学校招生就业办公室主任张雅静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开办助产专业到现在,还没有招收过一个男性学员。“大家的传统观念还在,”张雅静说,“不过,现在的孕妇越来越开明,绝大多数产妇都能将生育分娩当做自然的、类似医学手术的阶段,并不排斥接受男性助产士的帮助。”(姚杨)

[责任编辑:李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