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叫沉疴不难愈——记北京母健疑难病研究院院长 史一真

2017-05-17 17:11 来源:新浪 
2017-05-17 17:11:37来源:新浪作者:责任编辑:李然

  日前,记者走进位于北京朝阳区的母健疑难病研究院院长的工作室,见到了史昌灵在患者的头部眉骨上方,手法娴熟的刚刚拔出十几根银针,这位患者眼前突然一亮,惊叹道:“眼前纷飞一片、无数来去晃动的黑点不见了!”(史昌灵,号一真,很多人称之为史一针、神医针等以下统称史一真)

  她是姜胜美女士,她年已45岁,来自河北邯郸市的患者。

  她走遍十几家知名三级甲等医院,医学诊断都说她患的是“飞蚊症”。这种飞蚊症已困扰了她7、8年。不要说她穿针引线等家务活不能干,就连辅导孩子作业也看不清楚,其内心苦不堪言。

  据有关著名专家透露,在我国这种飞蚊症(玻璃体混浊)属常见疾病-60岁以上的老人,发病率可达60%以上多见于60岁以上老年人。而姜女士才45岁就得上了这个病,很是郁闷。

  今天她是第一次来这里接受史一真的针灸治疗,真没想到这么快就针到病除了80%。

但叫沉疴不难愈——记北京母健疑难病研究院院长 史一真

  这仅是史一真治疗疑难杂症的一个缩影。

  他先后在山东淄博、河北邯郸、齐齐哈尔、上海、西安、秦皇岛、河南濮阳、甘肃兰州、内蒙的赤峰、乌兰浩特、吉林长春等地设立了十几家分院,自2006年10多年以来,共有效调理高血压、糖尿病并发症、痛风、心脑血管病、风湿骨病等各种顽疾数以万计。

  这是源于史一真得到并能熟练应用宫廷御医真传的2700多个宫廷中医秘方,以及传承,用以应对诸多的民间疑难杂症的治疗。

  在史一真工作室里,记者看到他诊病不用把脉,只是通过舌诊、面诊等望而知之。身上哪个地方长肿瘤?身上哪个部位有结节?肝胆脾胃什么地方有毛病?都是一语道破,一针见效。有很多人称呼他为“史一针”,竟然也有人叫他“神一针”。

  史一真认真的研究过《灵枢》和《子午流注图》,深谙针灸的他对气血流通及时间的配合甚是考究,不同的的时辰扎同样的穴位其功能也有所不同。他的针灸不图舒适,下针的时候会稍感疼痛,之后会有一种久违的舒服感觉,以至于起针时,总是令患者恋恋不舍。

  这些年,他获得的荣誉数不胜数!

  2009年任职中华中医药学会外治副秘书长、同年获得《20O9中医持色疗法》;

  2009《中国医疗卫生事业发展个人突出贡献奖》、《全国中医外治持殊贡献奖》;2010年10月份获得《世界自然医学传承创新奖》;

  2016年8月底又被当选为中国健康产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会长之职。

  2017年被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相关评定机构评为“伏羲九针传承人”,“中习领导保健医传承人”,母健针灸创始人。

  他的医术、人格魅力吸引了北京军区医院、北京陆军总院301医院、国防大学医院等大型医院纷沓而至和他深度合作,加大了疑难杂症的接诊治疗力度。

  如今行走在中医药道路上的史一真时刻如履薄冰,他深深地体会到了中医药文化的博大精深,他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人,他的信仰就是坚定不移的把中医药文化从他手中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但叫沉疴不难愈——记北京母健疑难病研究院院长 史一真

  “神针”缘起于卒伍

  年仅八岁的史一真,一个偶然的机会,于1977年开始向一位老隐士(清末御林军教头又精通医术的御医刘神仙,曾经多次救治过杜心五的重伤,也在武学上对杜心五有着深渊的影响)学习传统医学和武术。自幼懂事的史一真,以尊师敬老、刻苦学习博得这位老隐士的认可。几年间,他从这位武术武德、医术医德兼备的前贤那里学习到了精湛的武术,并得到了宫廷伏羲九针、中医药秘方治疗疑难杂症的真谛。

  1989年12月,史一真在哈师大读书时,被前来的征兵部队首长看中他的文艺特长,他被应征入伍成为一名文艺兵。由于他表现出色,被提拔为沈阳军区后勤部宣传部干事。

  史一真没有打篮球的爱好,而他却有看打篮球的嗜好。

  1991年夏季的一天傍晚,史一真在篮球场看战友们打篮球,战友马勇强正起跳投篮时,被对方队员撞到,摔坏了右脚疼痛得大叫着。这时,史一真运用点穴的方法,令马勇强立刻止住了伤痛。

  另一位战友刘涛军训时不慎腰扭伤了,令他无法直立行走、痛疼难忍。他在刘涛手上掐了几下相关穴位顷刻间直起了腰,不再喊疼了,并可可以继续参加比赛。

  还有的战友时常偏头痛,被他在肚子上和手上扎几针就立马不疼了;有的战友感冒发烧,吃药打针无济于事,扎上针15分钟就退烧了;有的战友鼻炎,扎上针3分钟就通气,并可以嗅到味道了,几次针灸就告别了鼻子不通气的历史。

  这些神奇的结果,令战友们奔走相告,竞相传送着神一针这个响亮的名字。

  就在入伍的第二年的7月,沈阳军区后勤部一位老首长年仅七岁的孙子李大龙,经过301医院检查确诊为血管瘤,长在右小腿内侧,如不及时切除肿瘤,致使肿瘤长期潜伏在孩子体内,将会压迫神经,影响孩子正常发育;动手术吧,又怕伤及神经,影响到孩子行走,留下后遗症,其后果还是不堪设想。

  为此,李大龙的奶奶因此一周吃不香睡不着觉,听军营的战士说,史一真会治病,老人家无奈之际请他为孩子试一试。结果孩子接受点穴治疗20分钟时,血管瘤从来没有疼过的李大龙突然感觉小腿疼痛难忍直掉眼泪;又过了10分钟,孩子奇迹般地不疼了。

  一周后,史一真来到这位首长的家里复查。这时,奶奶唤回了正在操场上玩耍的孙子:“大龙,是大夫来了!”

  这时,奶奶把孙子搂在怀里,伸出爆满青筋的手去摸孙子的右小腿内侧,竟然枣子一样大的血管瘤不见了。这时,她居然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怕是摸错腿,又急忙去摸左小腿,发现肿瘤还是无影无踪。于是,奶奶激动的热泪盈眶,顺手端着一杯茶水递给了史一真。

  这种奇迹般的疗效不胫而走,瞬间传遍了沈阳军区军营内外。他被军人军嫂们誉为“神医”。

  天下母亲都“母健”

  史一真出生在黄河岸边,当时的山东菏泽地区范县白衣阁时永集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夏季一天的中午,他来到了一片棉花地里,看到瘦弱的母亲肩背着一个几十斤重的喷雾器,慢走在齐腰深棉花地里,正给棉花喷洒农药。雾状的农药喷洒在棉花的叶子上杀虫,也飘落在母亲的脸上,打湿了全身,在烈日的烘烤下,火辣辣的痛。这样的劳累,母亲是为了小昌灵姊妹六人能吃饱、穿暖、上学读书。

  当时,他领悟到,父母太辛苦了,为了让我们好好上学,自己不辞劳苦的天天忙碌在田间地头,吃尽了苦头,我一定好好学习,长大后一旦有了生存养家的能力,绝对不要父母再遭罪吃苦了!一定会让他们安享晚年!

  他怀揣着这个梦想,于1993年部队专业后,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开始创业,不到两年的时间,他开办的这家企业就迅速发展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

  2003年,正当事业火红热烈的时候,一个残酷的事实自天而降:母亲身体出现高血压、高血糖,最终得了脑血栓,整天卧床不起,令他心疼不已。他终日绕膝于母亲针灸、煎药,通过他对母亲针灸加付中草药治疗,终于使母亲摆脱了三高症的威胁,有效控制了老年痴呆和脑中风的复发,母亲可以生活自理如常人一般了。

  在母亲康复,令他欣慰若狂的时刻,他强烈的意识到:“自己的母亲是千千万万中母亲的一员,要让天下父母都摆脱疑难杂症病痛的折磨,让母亲以及天下父母远离糖尿病、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等疑难杂症威胁(才应)是自己的使命!”

  这时,他豪不可惜,毅然停止了企业经营看好的步伐,放弃了企业高额利润的回报,他要凭借恩师授予的御用药方的威力,针、灸、药并用的奇效,为天下的母亲祛除疑难杂症!

  2013到2016年之间,他往返山东和北京之间,联合中国中医科学院骨科专家孟和、中华中医药学会和孙永章、刘艳华、王天明等集合国内外医学圣手,推出100名国医大师“悬壶济世”杯活动。当时,他从集合中医药太斗共同研发设计出“光氧动力温灸技术”受到启发,并借助日本热能专家40多年的宝贵经验,还结合德国微量元素同频共振原理等物理知识,史一真组织自己的团队精英投入到光氧动力设备的研发中去。

  自此,他带领大家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对比数据、技术分析昼夜忙个不停。

  2016年的秋季,到了研发技术攻关的关键时刻。

  一天的凌晨2时许,仪表测试出光氧48种微量元素产生的震动波能和正常健康人生物电波几乎完全吻合,这是研发技术上的突破,他们终于成功了!

  当时第一个使用者竟是他年已72岁的老父亲。

  老父亲长年患有导风寒腿跛之疾。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调理试用后,老父亲出了一身透汗,一会,就走路正常了。经过一个疗程的调理,一个月后,断掉了高血压药,出现了血压正常值。

  为了让天下父母都能受益于光氧动力必须市场运营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了“母健”和“光氧动力”等商标,又命名为“母健”系列治疗方法,并由此获得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制定了针灸、中草药、光氧温灸综合疗法的标准,被中华中医学会收录。随后,这种疗法广泛应用到临床,数以万计的父母得到了有效的康复治疗。

  李凤君,这是位在激情燃烧岁月里度过的母亲,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2016年6月23日,上午9点,正飘着细雨。邯郸分院来了一位年已74岁的李风君老妈妈由姑爷姑娘两人架着进屋坐下。

  李凤君,1958年开始在邯郸国棉三厂上班,每天8个小时的来回不停地围绕着三四台机器接绕头转悠,一个班下来围绕机走80里地。车间里又潮又湿,得了严重关节炎,大象腿。

  当生下第三个个孩子后,刚过满月就又上班了。后来这种风湿病不断加重,左腿变成了O型。钻心的疼痛一直伴随着她。

  这几天,阴雨的天气更让她关节痛疼难忍。

  坐“光氧动力多功能养生宝”治疗40分钟,并针灸一个小时后,李凤君就止住了钻心的痛疼,当时就可以甩开拐棍走路了。又配合中药煎服,经过两个多月后的综合性的治疗,老人不但走路稳了。她的体重也从150多斤降低到130斤了,血压、血糖、血脂也都逐步恢复正常。

  心系百姓家病痛

  俗言到,一人有病,全家心疼。而久治不愈的大病会把全家都拖垮。史一真时刻把百姓家的病痛装在心里,尤其是疑难杂症的患者更是时刻挂念着。于是他挽救了一个个家庭。

[责任编辑:李然]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