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首页English
载入中...
  • 时政
  • 世界
  • 时评
  • 理论
  • 文化
  • 科技
  • 教育
  • 经济
  • 生活
  • 法治
  • 军事
  • 卫生
  • 养生
  • 女人
  • 娱乐
  • 电视
  • 图片
  • 博客
  • 论坛
  • 光明报系
  • 更多>>
  • 探访宜昌艾滋“爱心病房”
    方龄皖 http://www.gmw.cn 2010-11-30 16:28:31 来源:三峡晚报
    转播到腾讯微博 转播到网易微博

        11月24日,早上的阳光从宽大的玻璃窗透射进来,王化(化名)习惯性地从病床上翘起头向门口张望。医生就要来查房了。他喜欢和医生聊天,看他们的笑脸。这是一间特殊的病房,位于秭归县磨坪乡新建的卫生院大楼二楼的尽头,病房的门口挂着“爱心病房”的牌子。“这是专门为艾滋病人建设的现代病房”。该院院长周宗团说。这是他上任几个月来“一大政绩”。

        一周前,王化来到乡卫生院。“身体又不舒服了,晕得厉害。”体内的艾滋病毒正折磨着这位老人。随后,他被安排到这个新建成的“爱心病房”里。

        2001年,秭归县磨坪乡确诊了首例感染艾滋病患者,随后共有25人确诊。今年,已是当地确诊艾滋病人的第十个年头。其中17人已经去世。尚在人世的还有8人。

        这些感染者多是上世纪90年代初在河南卖血感染的,近20年过去了,这些感染者都进入发病高发期。“政府建最好的病房要延续他们的生命。”周宗团说。

        医护人员与病人的“亲密接触”

        早上8点整,护士熊静戴上口罩、橡胶手套,穿过长长的走廊,大步来到“爱心病房”里。这位20出头的姑娘并不认为这比护理其他病人特别。

        “昨夜睡得还好?”熊静和王化打着招呼,熟练地放下手中的药械盘。她把王化的胳膊从被窝里抽出来,寻找适合扎针的部位。给王化打吊针是她每天的工作内容之一。因为艾滋病毒的侵袭,王化的胳膊变成酱紫色,瘦得只剩下皮包骨。这给熊静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熊静安抚着王化说:“您别紧张,马上就好。”

        熊静在靠近胳膊肘的地方给王化系上了橡皮带,随后小心翼翼地把针对着静脉扎下去。可惜她失败了。王化的胳膊渗出了血滴,看着令人紧张。“实在太不好扎了。”

        事实上,这样“一针见血”增大了护士被传染的风险。“没事,我们都习惯了。”熊静说,她们很了解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做好防护,没啥事的。”

        事实上,“爱心病房”的护士属于轮班制,并不是固定的。“我们医院,每一个护士都有护理艾滋病人的经历。她们早习以为常了。”

        不过,最初当地人为这个“怪病”吃惊不小。

        一位餐馆老板曾慌慌张张地给当地防艾员宋秀龙打电话:“有艾滋病感染者跑到我们餐馆吃饭,怎么办呢?”记者在这家餐馆就餐时曾和这个老板交流过。“当时真的害怕,不知怎么办才好。”

        该院院长周宗团说,10年的宣传,防艾知识已经深入人心,没有人再为这个事“大惊小怪。”“周围的人逐渐接纳了他们,他们不再是洪水猛兽般的怪物。”

        8名艾滋感染者

        入院前,王化在家里摔了一跤,随后他感到身体不适。“浑身都疼,呼吸好像也有点困难”。随后他在村医梅兵的建议下来到“爱心病房”住院。

        梅兵是一蓝村的村医。村里的4个艾滋感染者是他长期关注的对象。每隔一段时间,梅兵就骑上摩托车,到每一家检查一次。“问一下身体状况,量一下血压,测一下心率。”并嘱咐病人要注意的事项。

        “现在主要是控制病人的肺部感染。”年轻的医师龚锐是王化的主治医生。他对记者说,王化的肺部感染了,这是一种并发症。“在控制感染的同时还加入抗病毒治疗。”

        从2001年7月,当地确诊第一例艾滋感染者开始,当地先后确诊25名艾滋感染者。他们大多进入到发病高发期。

        “25名感染者只剩下8名了。”磨坪乡防疫员田旭东介绍说,他去年从老防艾员手里接手这项工作时还有9名,下半年又有一名离世了。“政府建这么好的病房就要让病人在这里得到最好的治疗,最大限度地延长生命。”

    [责任编辑: 李然 ] [字体: ] [打印] [关闭]
    
    
    发表评论
    会员名:   密 码: 论坛会员注册 查看评论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